东西问·中法建交60周年丨郭福祥:来自法国宫廷的这只特殊怀表为何内刻中国龙?

发布时间:2024-04-21 11:22:22 来源: sp20240421

   中新社 北京1月28日电 题:来自法国宫廷的这只特殊怀表为何内刻中国龙?

  ——专访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故宫研究院钟表研究所所长郭福祥

   中新社 记者 应妮

  故宫博物院现收藏的一只铜镀金壳怀表颇为引人注目,表壳上的浮雕人像为路易十四,表盘正中的蓝色珐琅和金色百合花图案是典型的法国皇室标志,怀表内部却雕刻了一条五爪行龙。为何这只西洋怀表内部雕刻中国龙?它见证了怎样的东西方交流史?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故宫研究院钟表研究所所长郭福祥近日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专访,对此一一作答。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故宫博物院所藏的路易十四铜镀金壳怀表和院藏的其他怀表相比,有什么特殊之处?

  郭福祥: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这件铜镀金壳怀表直径6.5厘米,厚4.5厘米,最外面一层为黑鲨鱼皮表套,表套上下圈口及背面中央部分用金钉镶嵌出漩涡状和团花图案,黑色鲨鱼皮和金色的装饰形成反差,更显庄重。铜镀金表壳背面中央用郁金香花围出一圆形开光,开光内为一男子头像。

路易十四怀表。受访者供图

  查《故宫物品点查报告》可知,1925年清室善后委员会在清点故宫文物时,此表放在养心殿后殿的华滋堂和燕喜堂内,记录是“一八九五,各式旧表,四三个”,表明此表和其他42只怀表一起存放。养心殿及其附属建筑是清代皇帝居住、生活和办公的场所。此表一直保存在养心殿,应属于清代皇帝私人赏鉴把玩之物。

  该怀表制作者是伊萨克·蒂雷(Isaac Thuret,1649-1706)。作为法国钟表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其钟表生涯和法国宫廷关系密切。伊萨克·蒂雷从1684年开始成为宫廷御用钟表匠,为路易十四宫廷制作钟表。1689年至1694年间还负责维护和照管枫丹白露宫、巴黎天文台和法国科学院的钟表。

路易十四怀表表面。受访者供图

  怀表正面表盘中间的蓝色珐琅和金色百合花图案,这种色调和图案搭配是典型的法国皇室标志。经法国凡尔赛宫的专家确认,表壳上的浮雕人像是路易十四——飘逸的卷曲长发、饱满的额头、分明突出的上下眼睑、高挺且略为凸起的鼻梁、鹰钩一样的鼻尖、略显短小的下颌、突出的喉结,这些都是典型的路易十四侧面像的面部特征。

怀表表壳上的路易十四浮雕像。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 记者:路易十四头像雕刻在怀表表壳上的目的是什么?

  郭福祥:学界对路易十四公共形象的塑造进行过深入研究,公认他及臣僚特别重视其公共形象的经营,利用各类工具有意识地向全世界传播,路易十四因而成为形象传播最广泛的欧洲君主。

表墙上的三组图案。受访者供图

  以故宫这只怀表为例,围绕路易十四浅浮雕像的表墙三组图案,分别是人形曲腿平台上放置的天球仪和仪器、乐器和乐谱、铠甲和旗帜,分别象征科学、艺术和胜利。相应地,图案之间三个圆形开光内的女性头像,则分别是象征科学、艺术和胜利之女神。这种图案组合也是为了说明路易十四在科学、艺术和对外扩张中的功绩和成就,都是路易十四公共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

  故宫这只怀表是我目前见到的唯一带有路易十四肖像的钟表,让我们对承载路易十四公共形象的媒介多样性有了更多认识。这样的作品并非批量复制,故而更显珍贵。

   中新社 记者:这只出自法国宫廷御用钟表匠之手的怀表,为何会在内部雕刻中国龙的形象?

  郭福祥:怀表机芯背面的游丝摆轮保护夹板是其内部最有艺术气息的部件,通常会镂空雕刻卷曲的花叶纹。而怀表保护夹板的中心部分却雕刻一条栩栩如生的中国式五爪行龙。这一点相当引人注目,显示出此表和中国有关,暗含了此表受赠者的信息。

怀表机芯上的行龙图案。受访者供图

  康熙年间,时任钦天监监正的德国耶稣会士纪理安在呈交罗马的《1715—1716年度报告》中明确说:“在中国,龙代表皇帝。”在后来的传教士书信中,对代表皇帝的龙的描述逐渐具体。比如其中一封书信这样写道,“由于当时正值庆祝新年,毛皮外的罩袍是以黄色锦缎缝制的,上面绣着几条五爪龙。这种五爪龙(图案)是中国皇帝的标志,正如百合花徽之于我国国王一样。若皇帝以外的其他人想在刺绣品、绘画或浮雕中使用龙的图案,那么只能有四个爪”。

  法国传教士李明(1655-1728),受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派遣来华传教,在中国停留数年后返回欧洲。他在巴黎出版的《中国近事报道》扉页有一幅康熙皇帝的铜版画像,可能是欧洲最早公开出版的康熙皇帝画像。画像中康熙皇帝衣服的胸部绘着一条行龙,同时画像四周边饰以及下面的图题两侧均装饰中国龙的形象。龙的图案显然是用来表明画像中人物的皇帝身份。

康熙皇帝铜版画像。受访者供图

  将李明著作中康熙皇帝画像中的龙与怀表内的龙进行对比,可见二者在形象上相当接近。尤其康熙皇帝衣服前胸部位的行龙,与怀表内的行龙基本一致,只是后者形象更中国化,零件的镀金处理使之更符合中国皇帝五爪金龙的图腾神韵。路易十四的御用钟表匠在机芯内部雕刻专属图案,显然是为引起康熙皇帝的关注而特别设计。

  通过路易十四肖像和中国龙图案,此怀表将中法两位君主联系起来。各方面情形表明这件怀表应是路易十四送给康熙皇帝的礼物。之所以选择钟表,和钟表在中西文化交流中的重要作用有关。16世纪末西方传教士将钟表带入中国,17世纪初利玛窦向万历皇帝进献自鸣钟,打开了中国宫廷的大门。此后,中国各阶层对钟表兴趣持续高涨,在康熙皇帝的推动下,宫廷钟表收藏达到可观程度,宫廷钟表制作也取得很大进展,并开启中西钟表贸易的先河。在这一背景下,路易十四将钟表作为礼物送给康熙皇帝,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中新社 记者:这只怀表,能否透露出当年双方交往的讯息?17、18世纪中法宫廷交往有着怎样的特色?

  郭福祥:路易十四将刻着自己形象的怀表送给康熙皇帝,其中一定隐含着他欲传达的某些信息。一方面,我们从中可以感受到路易十四想同中国皇帝结交的谦逊而殷切的心情,另一方面也传达出法国宫廷对中国的理解。关于路易十四肖像,或许可以做一个假设,即此怀表在被选作礼品之初,是为了传播路易十四国王的光荣事迹,并借以提高国王在东方皇帝心目中的形象。这也是路易十四形象传播至更为遥远的东方的一次实践。东西方的两位统治者在这块怀表上相遇,相互凝望,见证了中法宫廷交往和文化交流历史上一段值得回味和纪念的时刻。

  总结来说,17、18世纪中法宫廷交往有一些特殊性。

  宫廷与高层持续关注和直接参与双方的交往。这是这一时期的两国交往与同时代中国与其他欧洲国家关系的不同之处。法国方面,在路易十四的倡导下,法国宫廷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积极推动往来交流。中国方面,来自法国的传教士和他们带来的科学知识受到中国皇帝和宫廷的欢迎和接纳。特别是康熙皇帝时期,他们充当皇帝的科学教师,主持大地测绘,用西药治病,对中国宫廷的艺术、科学、建筑、医学、地图编绘等都产生一定影响,成为皇帝身边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人物。

  回顾历史,科学和艺术构成了这一时期中法宫廷交往的主旋律。康熙时期,因应皇帝的科学需求,法国人在礼物的选择上以各种科学仪器为主。雍正、乾隆时期,随着中法艺术方面的交流和互动,展现法国各种工艺技术成就的瓷器、玻璃器、挂毯等比例增加。与其他欧洲国家浓重的商业意图不同,法国人对于交往和礼物选择的商业意向不明显,反映出法国宫廷在与中国宫廷交往过程中考虑的重心所在。

  此外,尽管法国方面留下来的有关中国宫廷的资料不少,但中国方面留下来的有关法国宫廷的记载却非常少见,清宫档案中几乎没有明确记录,对中法宫廷交流的研究需要结合中西方资料进行细致考证。(完)

  专家简介:

  郭福祥,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故宫研究院钟表研究所所长。在故宫博物院长期从事宫廷文物的保管、陈列和研究工作,主持故宫第一个分馆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的展陈工作,主持赴香港、英国的清宫科学仪器、故宫藏钟表文物以及“有界之外:卡地亚-故宫博物院工艺与修复特展”等大型展览。研究兴趣主要在中国钟表史和宫廷钟表收藏史、宫廷帝后玺印、中西文化交流、乾隆时期的玉器史和宫廷生活方面。出版有《明清帝后玺印》《中国皇帝与洋人》《钟表的中国传奇》(法文版)、《时间的历史映像-中国钟表史论集》等专著。

【编辑:李岩】